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莫斯科的看法

_ Yuri Kofner,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中央研究所欧亚部门主管;IIASA研究员; 关于副作者:王家豪,独立研究员. 莫斯科,2018年10月15日。

本文分析了2018年5月17日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阿斯塔纳签署的经贸合作协定,并总结了双方经贸关系的主要特点。

协议内容和特点摘要

在阿斯塔纳经济论坛的框架下,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2018年5月17日签署经贸合作协议。签署这项协议的谈判进行了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协议由欧亚经济委员会主席季格兰•萨尔基相、亚美尼亚副总理季格兰•阿维尼扬、白俄罗斯共和国第一副总理马修舍夫斯基、哈萨克斯坦政府第一副总理阿斯卡尔•马明、吉尔吉斯斯坦总理伊萨科夫、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德米特利•科扎克,和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傅自应代表签署。

在贸易便利化、提高透明度并提高所有领域的商业合作水平的条件下,该协议将便利货物进入中国市场。该协议属于非优惠性质,并不意味着自动减少贸易壁垒。但是,它为欧亚盟国家和相关企业厘清进入中国市场时所需要应对的贸易条款。此外,通过欧亚经济委员会的业务将能够解决相关企业与中方的贸易争端。

该协议的目标是在欧亚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构造法律框架。协议内容按世贸标准构成了贸易规则,特别强调具透明度的机制和合作原则。在文本中规定的方向和法律框架涵括诸如贸易保护措施,卫生和农业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海关合作,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产业合作,政府采购和竞争。

在这方面,协议提出了成立部长级联合委员会,确定了缔约方海关当局之间的互动,扩展了基本使用电子文件和阐明合作的范围。

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之间的协议签署是该联盟和一带一路对接的新进展,有助推动企业之间的联合项目。协议确定了对欧亚盟国家和中国间未来合作的一连串重要部门。合作将回答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间合作的主轴,而基础建设是合作的核心范畴。这些协议的签订将加强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相关国家合作的有效性和经贸关系。

然而,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之间的经贸合作协议还是不够深入,因为协议并未提及双方的强制义务。更准确地说,该文件可以被称为是一个建议文件,规定了一个机制,由工作小组和咨询委员会来处理潜在的纠纷,或者确定在一个非关税区域下更详细的合作。

该文件主要是一个框架文件。事实上,它确认了世贸组织协定下已经存在的要求,并规定了信息交流和行政合作。

该协议具有以下特点:

  • 提到世贸组织的协议和规则,即使白俄罗斯并不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
  • 协议是非优惠的,即它并没有在双方之间建立自由贸易区,因为它并不降低双方之间的关税壁垒。
  • 该协议旨在消除非关税贸易壁垒,但并不是为双方提供严格守则,而只是通过设立各种咨询委员会和工作组来提供合作机制。
  • 高度重视提高决策透明度,改善双方交易,并提前通知对方新方案。
  • 各种豁免。例如“保护公共道德”,保护人民和动植物,保证国家安全,进出口金银等等。
  • 与预期相反,该协议并不意味着采取重大措施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项目的框架内增加相互投资创造有吸引力的条件,或促进互相进入对方公共采购市场。相反,“部门合作”,“竞争”和“公共采购”部分只是在工作组框架内交流信息和磋商。

该协议涵盖以下领域:

  • 透明度;
  • 贸易措施(反倾销,补偿和保护措施)和补贴;
  • 技术法规(实施国际法规和标准的愿望);
  • 卫生,农业检疫和兽医措施;
  • 海关合作(包括引入信息通信技术和单一窗口系统,报关行和经授权的经济运营商);
  • 保护知识产权;
  • 竞争和公共采购;
  • “部门合作”(而不是投资部分);
  • 电子商务。

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的经贸关系综述

外贸关系

今天,中国在欧亚盟国家的外贸伙伴中占第二位(占总营业额的13.6%),远远低于欧盟(48.9%)。但中国的份额在不断增长。总的来说,中国是欧亚盟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

欧亚盟国家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额在2014年之前呈现持续增长。然而,随着全球经济放缓,国内需求下滑压力,疲软的外部环境和金融市场的波动,在2015年相比2014年总额($ 787亿)下跌27.6%。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在出口降幅(按价值计算)最大的国家,其主要商品是能源或其他天然资源。

2016年,原材料出口价格回升以及本国货币的复苏减少了欧亚盟成员国与中国贸易额的跌幅。截至2016年底,欧亚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额基本保持不变(下降0.3%)。

欧亚盟国家从中国进口的结构形成于90年代。欧亚盟国家的进口包括中国电子,家电和轻工产品(如鞋和服装)。大量进口产品落在机器(设备)上。一般来说,可以说中国对欧亚盟的出口具备多样化。

中国投资

中国不仅通过发展贸易关系,而且通过直接投资的持续增长,继续增加其在欧亚盟国家的占有率。中国在该地区的累计FDI是在亚洲国家中的佼佼者。据欧亚发展银行的数据,自2008年中国企业在欧亚盟五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总存量增加了138%,达到$ 257亿(在2008年为约$110亿)。即使在2015年的俄罗斯金融危机中,中国在欧亚盟的对外直接投资累计跌幅是微不足道的,只下跌$ 6亿,而跌幅主因是由于金融资产价值重估。

中国跨国公司直接投资的主要受益者是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中国对欧亚盟国家的直接投资份额传统上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在2015年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累计FDI总额$ 210亿(占中国在欧亚盟累计FDI总数的82%)。中国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集中于燃料(石油和天然气)以及碳氢化合物的输送。这些行业总共占中国投资大约98%。

哈萨克斯坦其他经济产业只吸引中国跨国公司的少量投资。在金融业,有色冶金和批发零售业占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累计直接投资总额1%左右。

中国在俄罗斯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六倍低于哈萨克斯坦。中国投资者并未积极进入俄罗斯市场。据欧亚发展银行,中国在2016年累计对外直接投资在俄罗斯只有$ 34亿。近年来确立的框架内,大部分交易仍在等待落实。此外,在经济疲软的情况下,中国投资者往往期望俄罗斯企业提供更多优惠。

除哈萨克斯坦外,中国投资者非常活跃于白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至2016年,中国企业纷纷提高在白俄罗斯的累积直接投资量到$4.17亿,在白俄罗斯的数十个投资项目可划分为三个部分:工程业(57%),旅游业(24%)和建筑业( 19%)。中国的FDI在吉尔吉斯斯坦集中于两个部分:燃料部门(精炼)和有色金属(金领域的发展)。中国在吉尔吉斯斯坦累计直接投资总额在2015年已达到$ 912亿。对于一个小经济这个数字,当然是非常重要的。

将俄罗斯产品出口到中国的困难

在西方国家制裁下,俄罗斯需要提升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量。然而,尽管双方感兴趣合作发展,俄罗斯商品进入中国市场并不容易。相关困难包括行政障碍和手续,以及关税和非关税限制措施的存在。

如果俄罗斯出口工业品到中国,俄罗斯出口商并不面临着复杂的程序。不过,出口农产品到中国的过程是相当复杂和漫长,需要长达一年。每个打算出口农产品到中国的俄企业必须在国家总局的机构注册以监督质量,检验和检疫,并获得注册号和批准。俄供应商在没有授权机构的注册下将面临更复杂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联邦兽医及植物卫生监督局提供自身的风险评估结果数据矛中国的负责机构,让有关当局决定是否许可进口。

在这程序下,一些俄罗斯农产品已经获准进入中国市场,包括小麦(从阿尔泰和尔斯克,新西伯利亚,鄂木斯克,车里雅宾斯克和阿穆尔州出口),玉米,大米和大豆(从哈巴罗夫斯,海边,跨贝加尔边缘,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出口),菜籽(从西伯利亚和远东联邦区出口)。此外,一些俄罗斯企业出口荞麦,燕麦,葵花籽和亚麻籽油到中国。

俄罗斯的肉类和奶制品,包括家禽,因应目前流行病的不利条件下无法出口到中国。鱼类产品可自由进口到中国,但穿越边境时,俄罗斯生产商被迫将货物转移到中国货车,造成额外成本,甚至产品损坏。

此外,中国有关于食品中的最大允许残留物质的限制往往与俄罗斯监管不一致。例如,俄罗斯联邦兽医及植物卫生监督局于2017年6月发现中国基于抗生素含量超标,禁止进口俄罗斯的蜂蜜出口中国,而俄罗斯的实验室进行检测时并未发现超标问题。

贸易保护措施

2016年中国的平均关税为9.9%,接近世贸组织的约束水平。中国2016年农产品平均实施关税为15.5%,工业品为9%。

一般来说,适用于俄罗斯的进口关税水平并不高。价格最高的苦艾酒和天然葡萄酒,税率为65%。此外,磷酸氢二铵,尿素和化肥的进口关税为50%,水烟的烟草为57%。相反,一些活体动物,原始森林产品(包括木炭,棉纱和纱线),一些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可以免税进口。

除了从价税的关税率(按货物价值的百分比计算),中国也适用特定关税(取决于产品的重量)。后者适用于禽肉,照片和薄膜产品。

一些国家已经享受优惠的贸易制度,这意味着海关税率的降低。这些国家包括东盟国家,巴基斯坦,韩国,冰岛,瑞士,格鲁吉亚,哥斯达黎加,秘鲁,澳大利亚,新西兰。至于港澳特别行政区,不适用关税。

近年来,中国的贸易政策旨在实现经济开放。此前,纺织业,鞋类,皮革制品进口产品的关税大幅下降。例如,运动鞋的关税从22-24%减少到12%,尿布的关税从7.5%减至2%,于皮肤护理产品的税率从5%减至2%。

从2018年7月1日起,中国将出现新的进口关税减免潮。首先,中国政府公布减少对汽车的职责及其零部件的关税:对应于车辆交易的税率从20%-25%降低到15%;零配件的税率将从6%到25%。另外,减免潮将触及广泛的产品,其中海关委员会指出,「满足人们需求来改善他们的生活生活」。该清单包括食品,纺织,医药,日用化工,玻璃制品,家具,机械设备,公共交通工具。

除了关税,中国推出关税配额,适用于各类谷物(用它们制成的小麦,混合麦,玉米,大米,面粉),糖,油(大豆,棕榈油,芥菜,油菜),以及羊毛和棉花。配额内税率从0%到15%不等,超额配额达到65%。在配额范围内进口的货物需要强制许可证。

如今,中国只使用了一个对俄罗斯产品的反倾销措施来限制初形聚酰胺进口(所有俄罗斯公司需缴付23.9%反倾销税)。而在三年前,中国对俄罗斯产品实施了五项反倾销措施,限制了钢铁和化学产品出口到中国市场。因此,我们看见俄罗斯出口到中国时面对的贸易限制逐渐减少。

同时,欧亚盟目前对中国实施了8起反倾销措施。保护措施涉及如下产品:轧制金属,钢管,柠檬酸,厨房用具,推土机,卡车轮胎。

另外,当货物进口到中国境内时,需要支付增值税。于2018年5月1日的标准税率从17%减少到16%,优惠税率从11%减至10%。降低增值税税率,适用于农产品,包括谷物,植物油,盐,农业机械,饲料,农药,农膜,化肥,甲烷,二甲醚,煤制品,家用,以及一些商品和服务(包括运输,建筑,电讯服务)。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中国对第三国的贸易保护措施。中国对巴西,加拿大,欧盟,法国,印度,意大利,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土耳其,美国,台湾地区收取反倾销税。补偿性税款适用于欧盟和美国。此外,在美国对钢和铝引入保护进口关税的美国的情况下,中国通知世贸推出反击措施,这将影响来自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金额。

因此,总体而言,中国简化了对俄罗斯采用的贸易条款。虽然俄罗斯不享受优惠关税待遇,并在农业领域开展业务时需应对复杂的测试以获得出口许可证,新协议改善两国市场的连结和减少两国间的保护措施。下一步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是提升两国贸易和海关程序的开放性。

欧亚商业的挑战和前景

有几个因素决定了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企业合作的前景。

挑战

  • 在一方面,欧亚经济共同体和中国之间的协议只是一个框架。没有更正规的协定和承诺可能会限制进行更密切的贸易和双方经济合作的潜力。合作的结果将取决于依赖于咨询委员会和工作组的权力,和相关国家领导人的意志。
  • 在另一方面,在西方制裁下,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单方面的合作,尤其是在投资项目的领域而言,可能会导致各成员国对北京的过度依赖。

前途

  • 加强和正规化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之间的经贸合作有助于吸引海外投资于生产,运输和基建系统,这在西方的制裁和俄罗斯银行的融资困难的背景下尤为重要。
  • 中国生产商侵犯知识产权的先例。其结果是,欧亚盟国家的出口商可能被迫购买许可证来使用自己的专利发展。
  • 现有欧亚盟的合作框架无法满足每个国家的不同利益,这增加各国以双边形式进行经贸合作的机会。

建议

  • 有必要监督刚建立咨询委员会和工作组的工作效率,因协定的实施将取决于它们。
  • 在该协议的工作组框架内协调政策,以商定经济丝绸之路带发展的路线图。
  • 建立一个单独的网页(或者在欧亚盟网站上的标签),向欧亚盟成员国和中国的企业家通报该协议提供的机会。
  • 为改善业务对话并促进对协议某些问题的商业诉求,可考虑在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开设欧亚盟办事处的可能性。
  • 与欧亚盟成员国协调制定与中国有关的自由经济区发展计划。例如在白俄罗斯工业园区的「大石头」项目。
  • 充分利用专家外交机会,组织学生交流,商业论坛,商业展览可以为深化商业和文化纽带创造有利条件。
  • 研究思路和文化特征的主要差异有助于在谈判中找到共同点,这将成为建立可靠业务关系的基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