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下经贸合作的现实挑战与发展前景:以黑龙江省为例

_ Kofner Yuri. 俄罗斯国家研究型高等经济大学(HSE University),欧洲与国际问题综合研究中心(CCEIS),欧亚研究部门主任, 莫斯科;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研究助理; 曹若琪,俄罗斯国家研究型高等经济大学(HSE University),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学院. 莫斯科, 2018年12月22日。

近年来,随着中俄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快速向前发展,不断开启新的国家级主题交流年,2018-2019年为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也更加推动了“一带一路”倡议(B&R)同欧亚经济联盟(EAEU)进一步对接。本文以对接下的重要部分黑龙江省为例,着重分析黑龙江省跨国界交通发展潜力和跨境、跨区域合作所面临的主要机遇、现实挑战及发展前景等各方面问题,为新时代黑龙江对接一带一路建设道路联通和贸易畅通献计献策。

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

欧亚经济联盟(EAEU)是于2014年5月29日由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三国领导人共同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1]后,于2015年1月1日生效的区域经济和贸易区块。随着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加入,从而升级为“联盟”。

欧亚经济联盟有整合拥有1.827亿人,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万亿美元的单一市场(PPP)。[2]欧亚经济联盟引入货物,资本,服务和人员的自由流动,为宏观经济领域内,如工业、农业、能源、运输、投资、外贸以及海关,技术监管,竞争和反垄断规制提供共同政策。并有计划在2019年之前建立共同的电力市场,到2025年之前建立一个共同的石油和天然气市场,并且,在同年建立一个共同的金融市场,而且会在阿斯塔纳设立其自有的“大型综合金融监管机构”。[3]

该联盟通过超国家机构和政府间机构的方式进行运作。 最高欧亚经济委员会是联盟的“最高机构”,由成员国的首脑组成。 政府间机构的第二级由欧亚政府间理事会(由成员国的总理组成)作为代表。 欧亚经济联盟的日常工作是通过设立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欧亚经济委员会(执行机构)完成的,该机构是一个类似于欧盟委员会的超国家机构。 此外,欧亚经济联盟还有一个司法机构就是设立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欧亚经济联盟法院,而可被视为联盟区域开发银行的欧亚发展银行(EDB)则是位于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

对于中国同欧亚经济联盟的关系,中国是欧亚经济联盟第二大最重要的外国经济合作伙伴。 然而,相比较中国与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而言,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的合作更具有战略性和长期性。 现如今,中国在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对外经济贸易合作伙伴中名列第二位(占总贸易额的13.6%),虽然目前远远落后于欧盟的贸易额(48.9%)。 但中国所占份额还在不断增长

在2017年,欧亚经济联盟24.2%的对外出口销往东亚国家,而其中主要是销往中国,占10.7%(约合329亿美元),其次是销往韩国 的占3.3%,日本不相上下,占 3.2%。 另外中国以(22.7%约合457亿美元)成为欧亚联盟最大的唯一出口国。[4]

欧亚经济联盟从中国进口的结构模式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形成了。 对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消费者来说,最主要是从中国进口电子产品,家用电器和轻工业产品(例如鞋类和服装)。 其他大量进口的商品也包含机器和设备。

中国不仅更好地发展对外贸易合作伙伴关系,而且对外直接投资也在不断增长,持续增加并体现中国对欧亚经济联盟发展的经济存在感。中国在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地区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额在亚洲国家中处于领先地位。根据欧亚开发银行的数据统计显示,自2008年开始,中国公司在五个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总额增长了138%,达到了约合257亿美元(2008年约合110亿美元)。即使在2015年经济危机背景下,中国在欧亚经济联盟的累计外资投资也没有显著下降,仅减少了6亿美元,而且主要原因是因为进行了资产的财务重估。中国跨国公司直接投资的主要受益者是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截至到2015年年底,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额为210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82%)。就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累计6次而言,俄罗斯经济落后于哈萨克斯坦。中国投资者并未积极进入俄罗斯市场。据欧亚发展银行透露信息表明,截至到2016年年底,中国在俄罗斯的对外直接投资额累计仅为34亿美元。近年来,大部分大型交易都仍在等待的进程中。另外,在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中国投资者往往期待俄罗斯方面可以提供更多优惠条件。[5]

中国同欧亚经济联盟 非优惠经贸合作协议

为了促进贸易往来和投资流动,2016年一项关于经济合作的新协议走进人们视野,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谈判。这一主题非常复杂,主要针对欧亚联盟国家。 有两个主要的复杂情况。 首先,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尚未准备好面向中国进口全面开放他们的市场。 太多的欧亚经济联盟国产业会因此受到巨大冲击。 其次,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在与中国合作方面的利益各不相同。 所以有必要找到一个共同能接受的利益点,但这非常困难。

仅仅在2016年5月下旬,才有过制定最普遍共通构想协议的可能性,并于2016年5月31日向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的最高欧亚经济委员会提交内容并得到批准,才开始与中国进行正式谈判。 谈判始于2016年8月。

2017年10月1日,中国商务部长钟山与欧共体贸易部长维罗尼卡尼基西纳签署了关于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之间非优惠贸易经济协议谈判进程定稿的联合声明。[6]

在此阶段,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关于与中国的协议及其内容的立场可概括为如下几点:在交通运输方面,工业合作和投资领域与监管要素混合的非优惠协议。 总的来说,这项关于经贸合作的非优惠协议将主要集中形成在欧亚联盟与中国之间的基础设施和贸易管制。 与此同时,贸易自由化在此阶段还没有计划完善,即现有关税不会放松。 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尚未准备好减少进口关税,也不准备向他们看作为竞争对手的中国全面开放市场。

因此,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合作关系的非优惠协议在本质上和内容上并不是关于自由贸易的协议。 在此计划中,非优惠协议的目的是为了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工业,运输,投资活动等方面的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并扩大合作领域及合作主题,进入个别独特市场(例如:金融市场,服务市场等)。

不难从中看出,双方之间的公开对话不仅需要制定共同愿景和联合执行方案,而是加大在地方级别上的合作,从而更好的找到实际上的利益共同点。

“一带一路”倡议

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9月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B&R)是一项重大发展愿景与行动,重点关注欧亚国家,主要包含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7] 基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内容,重点包括加大建设基础设施力度,增加文化交流和扩大贸易合作,将欧亚大陆融为一个有强有力且充满凝聚力的经济区。 海上丝绸之路是一项互补性的举措,旨在通过几个毗连的海域地区-中国南海,南太平洋和更广阔的印度洋地区,及在东南亚,大洋洲和北非地区促进投资及合作。

根据不同来源公布的一带一路倡议财务承诺从5亿美元到1400亿美元不等。[8]一带一路设想市场的深度整合,大力促进了区域合作发展和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建设,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除其他外,“一带一路”倡议呼吁建立一个将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欧洲和非洲连接起来的铁路,公路,管道和其他基础设施网络。设想的交通网络将联合18个亚洲和欧洲国家,总面积达5000万平方公里,人口达30亿。十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年贸易额增长率约为每年19%,2014年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额已超过6000亿美元。[9]从实际角度来看,这个概念包含三个主要工具:政治合作,贸易和投资。中国扩大合作的主要目标是确保能源安全,使能源多样化并为众多出口提供新的市场。该项目的另一个重要目标是为内部地区,特别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藏自治区,青海,甘肃,内蒙古和黑龙江省的发展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

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参与到“一带一路”倡议之中的想法普遍受到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领导人的欢迎。俄罗斯学术界和政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完全符合俄罗斯欧亚一体化项目的利益,这也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旗舰举措之一[10],而俄罗斯也正希望“转向东方”。[11]

“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实施将带来一些积极影响,其中主要是利用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家的过境潜力和加强内陆国家及地区的连通性(中亚国家,西伯利亚地区,乌拉尔地区,外高加索)[12],以及加速发展基础设施的可能性,主要是运输能力。 这一过程的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内部的主要受益者为合作中主要运输路线所在地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具有一体化的运输空间也有利于中国。 所以,进行对接后,不仅将给沿线参与国家创造约1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也可以讲劳动力流动率提高约30%,而且也可以提高10-15%的货物运输速度,国际走廊的速度也可以相应提高25%。[13]

事实上,欧亚经济联盟和在计划中的“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协定”和“一带一路” 倡议在另一方面也是完全相辅相成的。为了创造更多自由流动因素,通过在外部创造一个共同的欧亚市场,并用实打实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项目填补这个空间的不足,因此举例而言,可以将一边看作是一个碗,而另一边则是碗里的饭。如果不进行合作,没有人可以愉快受益,缺一不可。

“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跨境及跨区域合作:黑龙江省案例研究

“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跨境及跨区域地方合作也是重要的关键点。启动跨境运输和物流连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无条件成为头等大事、优先事项,这也是显示了“一带一路”倡议所具有实际潜力的关键。黑龙江省与其邻近省份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跨境临近的外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和滨海边疆区的跨境和跨区域合作有很大发展潜力,之后有机会可能成为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合作的先锋。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内,有两条发展前景广阔的运输走廊:一是通过哈萨克斯坦的中亚欧亚走廊(中国 – 哈萨克斯坦 – 俄罗斯 – 欧洲);二是跨西伯利亚(符拉迪沃斯托克 – 哈尔滨 – 跨西伯利亚 – 欧洲)的北欧亚走廊。这两条走廊有许多优势:首先,它们只使用铁路进行运输,另外这两条运输通道都优化到尽量通过最少数量的边境通道,而且这两条铁路都已经建成,值得一提的是,经由这些路线,双向发送的集装箱运输量正在迅速增长。而且,最重要的是,最大的价格优势使其拥有十分强大的竞争力。

   从此也可以发现,这里也有一些主要问题,例如,是否有可能吸引部分从海上航线到陆路的国际过境运输。 而这个问题的关键任务是发展内陆不通海地区的物流。 在六个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中,有五个是内陆国。 这对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乃至整个黑龙江省,内蒙古,吉林省,外贝加尔边疆区和阿穆尔州等地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理论上而言,“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运输走廊可以将这些大区域“缝合”在一起,加强资源,生产产品和市场之间的联系,并为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极大的帮助。

   然而,极具创造性的倡议和相应合作计划实施起来还需要一定时间。毕竟目前,国际贸易合作进行商品运输,海运主导了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之间的贸易流转。例如,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货物流通中,77%的货物是通过海运运输的,只有21%的货物通过中国-蒙古-俄罗斯路线,黑龙江省在中蒙俄经济走廊发展建设方便同俄罗斯还需深度对接。[14]如果考虑转口贸易,情况更是如此:海上运输目前也仍然主导着中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贸易,海运占欧盟国家和中国之间所有货物运输量的98%左右,通过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内铁路运输量仅为0.5-1%。[15]

与此同时,在过去四年来,通过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铁路沿线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流量每年都增加两倍(尽管从低基数分析),在2016年达到了约为9.7万个标准集装箱(TEU)。而从相反的方向,从欧洲国家到中国,2016年的集装箱货运流量也几乎翻了一番,达到每年5万个标准集装箱,这在2016年达到147个标准集装箱。[16]

特别就黑龙江省案例分析,2016年通过从中国满洲里跨境至俄罗斯后贝加尔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 – 哈尔滨公路出口至西伯利亚铁路)增长了42%的运输量。[17]

陆路路线会受时间因素的影响,但仍有很多可以被利用的优势。 这一因素也可以有利于陆路运输,但需要附加条件。 例如,物流方面专家调查表明,列车运输应该是线性的,需要按时间计划准点到达,最好每天都进行运输。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交货速度的因素才可以有利于陆路运输。

为吸引更多的货物流量,中国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及欧盟中心国家和地区都应实施协调一致的投资政策,消除硬软基础设施中的壁垒和瓶颈

中国政府的愿景和行动计划也预计会为东北亚地区提供更多有益于经济发展的机会。具体而言,中国的三个中国东北部省份 – 辽宁,吉林和黑龙江,有望成为东北亚经济区更重要的部分,可以连接俄罗斯,蒙古,甚至可能连接朝鲜半岛。[18]该行动计划的目标是充分发挥内蒙古自治区与蒙古和俄罗斯的连接性,完善黑龙江省与俄罗斯各区域铁路网的铁路连接,加强黑龙江省,吉林省和辽宁省两省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在海陆多模式的合作,推动建设连接北京和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以建造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很明显表明,这不仅可以推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进程,还改善跨境贸易环境。

另外,黑龙江省的行政机关可邀请欧亚经济委员会,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和中国(5 + 1)邻近地区的政府(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外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和滨海边疆区)的政府代表和相关部门,金融银行界和商业界代表就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协议中关于地区共同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和一些优先事项进行积极和公开讨论。 作为黑龙江省的省会,哈尔滨拥有独特的优势、魅力和影响力,多元文化交融,可以成为这样一个讨论平台的理想场所。 在2004年时,哈尔滨就已经被中国国家旅游局评为“中国最佳旅游城市”。此外,地方合作中还可以加大国家级新区建设方面的合作,就黑龙江省独特的优势是可以建立连接远东地区的一个经济特区,哈尔滨新区就作为中国唯一一个以对俄合作为重点主题的国家级新区,今后也可以升级成为“一带一路”对接欧亚经济联盟的重要合作实践基地。

在交通方面,中国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的“滨海1号”和“滨海2号”国际运输走廊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海港计划连接起来,进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现代化改造。据国际专家称,“滨海1号”和“滨海2号”走廊的潜在货物周转量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4500万吨货物和集装箱货运量(约为2300万吨粮食和2200万吨集装箱货运量)约180万标准集装箱的运量。[19]如何加快速度建成,运行后需要如何提高运输和检查效率,同俄罗斯方面边检口岸合作,双方同步也需要洽谈达成一致,提高通关效率,从而节省时间成本,增加货物运输的成本优势都是黑龙江省将会面临的挑战。

其他挑战和政策建议

火车的长度

监管法规制定的要求(例如火车长度)的差异是最重要的障碍之一。 不同铁路管理部门(德国铁路,波兰铁路,俄罗斯铁路,哈萨克斯坦铁路,白俄罗斯铁路,中国铁路)制定的列车长度取决于许多因素,如车站铁路长度,列车重量,牵引能力, 路线配置情况,铁路阶段(铁路线和车站,立交桥和控制站,自动封堵)的技术能力,车站调车条件,中间站和地方车站技术条件,分拣等。

来自中国的集装箱列车到达哈萨克斯坦边境,有54辆有条件的车厢(1立方米= 13,92米长,计为14米长)。 这列火车长756米(车厢),机车和火车设置的总长度为801米。 对于哈萨克斯坦而言,这个长度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多斯特克火车站的铁轨可以运行这个长度的列车。 在俄罗斯,平均列车包含71辆有条件的客车(994米),因此全长1040米。 火车的长度可能会更小 – 大约800米,但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有不同因素的影响。

仪表的差异

中国铁路轨距一方面(1435毫米),另一方面在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1520毫米),轨道交通运营受阻。 这导致在货物运输过程中产生额外费用,因为需要在边境口岸更换轮对; 此外,该程序需要大量时间,特别是对于大型货运列车。

提高互操作性的主要技术是在集装箱列车中进行运输,将货物从1435/1520毫米的轨距车辆横向装载到轨距为1520/1435毫米的轨道车辆上。 但是,除了其他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中国使用的是Janey – 美国式的自动车钩,它安装在比俄罗斯车型低的位置,因此无法安装,中国车厢的高度也低于俄罗斯的。

中国省级补贴

中国的补贴对跨欧亚集装箱运输既是机遇也是系统性风险。 据报道,中国的运输关税由国家预算提供补贴。 据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分析师称,将一个项目与“一带一路”倡议等大型概念联系起来可以更容易地获得预算资金。 整个概念的主要动机是开发横贯大陆的物流基础设施。 这使得几乎每个中国地区都定期报道东西方运输路线的开放或现代化成功。 然而,正如实践所表明的,这些路线中的许多路线仍然无利可图,并且为了维持它们的运行,有意保存其“成功”展示的地方政府被迫补贴它们。

因此,IIASA和教育局的研究人员估计,一些中国中部省份为每个FEU(40英尺集装箱)平均水平的出口补贴2500美元。 根据这些估计,这只占出口成本的0.3-0.4% – 因此,相对成本并不高。[20] 但是,这种补贴显着提高了中国陆路运输到欧盟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经济效益。 补贴的稳定性和可能的发展是过境流量未来发展情况的关键问题。

投资

潜在的外国投资者认为,如果他们在潜在的“一带一路”倡议下建设的运输走廊寻找机会,主要的风险因素之一是中国繁琐的监管和各种非关税壁垒。 这表明公司面临额外的挑战。黑龙江省如何更好地消除潜在外国投资者的顾虑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为提高“一带一路”倡议下相关项目的投资吸引力,可开展有针对性的市场营销活动,以提高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特别是符拉迪沃斯托克 – 哈尔滨 – 扎拜卡尔斯克陆路走廊的实际能力和潜力。 如上所述,黑龙江省的行政管理部门可以在哈尔滨与跨国(EEC),国家和省级官员以及各自的商业和研究机构就地区间合作项目的挑战,机遇和优先事项开展年度活动和公开对话, 作为积极开展“一带一路”倡议建设的一部分。

总结

黑龙江省在“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下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2018年是深入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和“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一年,黑龙江省可以抓住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的机遇,加大同俄罗斯和其他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地方政府和交流与合作,了解好双方共同的利益诉求,深入推进地方实质性合作,发挥黑龙江省的优势,在道路连通方面的不足及时进行调整,增进相关配套服务建设,道路更好连通,使货物运输效率增加,成本降低,也给合作的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家提供更多机会,全方位合作,而不仅仅是“过路”,消除误解,从而经贸方面的合作可以更好地展开,不仅在货物运输上连通,也可以增进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旅游、文化、金融、科技、教育等各方面的合作,从而实现互利共赢,更好地惠及当地人民。

笔记:

[1] Treaty of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EAEU). Astana. 2014. // http://greater-europe.org/archives/4460

[2]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Facts and Figures. M.: EEC. 2017. – 80 p. // http://greater-europe.org/archives/3351

[3] EAEU Development Prospects up to 2025. Working Paper. Special Issue / 2017 / [E.S. Alekseenkova, I.S. Glotova, A.V. Devyatkov, et al]; [I.S. Ivanov, Editor-in-Chief]; 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 (RIAC). – Moscow: NPMP RIAC, 2017. – 96 p. // http://greater-europe.org/archives/3879

[4]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Facts and Figures. EEC. Moscow. 2017. – 80 p. // http://greater-europe.org/archives/3351

[5] Internal research by the Centre for Integration Studies, Eurasian Development Bank. Saint-Petersburg. 2016.

[6] EAEU, China finalize talks on trade-economic agreement. TASS. Hangzhou. 2017. // http://tass.com/economy/968315

[7] President Xi Jinping delivers important speech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tana. 2013. http://www.fmprc.gov.cn/mfa_eng/topics_665678/xjpfwzysiesgjtfhshzzfh_665686/t1076334.shtml

[8] The New Silk Road: A Path to Regional Security? Eurasian Council on Foreign Affairs. 2015.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Geneva. 2018. // https://www.weforum.org/

[9] Mirmanova, G. Jumadilova, A. Chaukerova. Social and economic aspect in the realization of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in Russia. Gumilev Eurasian National University. Astana. 2018. – 7 p.

[10] Bordachev T. New Eurasian Momentum. Russia in Global Affairs. 2015 // http://www.globalaffairs.ru/number/Novoe-evraziistvo-17754

[11] Toward the Great Ocean – 5: From The Turn To The East To Greater Eurasia. Valdai Discussion Club. 2017. // http://valdaiclub.com/a/reports/toward-the-great-ocean-5-from-the-turn-to-the-east/

[12] Lissovolik Y. A Geographical Case for the “One Belt, One Road” and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Valdai Discussion Club. Moscow. 2017. // http://greater-europe.org/archives/2974

[13] Ibid.

[14]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St. Petersburg: EDB ED, 2017. – 296 p. (Russian: Yevraziyskiy ekonomicheskiy soyuz. Sankt-Peterburg: TSII YEABR, 2017. – 296 s.). // http://eurasian-studies.org/archives/5312

[15] Internal research by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 (IIASA). Laxenburg. 2018.

[16]Ibid.

[17] Ibid.

[18] Vision and Actions on Jointly Building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21st-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Ministry of Commerc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5. // http://en.ndrc.gov.cn/newsrelease/201503/t20150330_669367.html

[19] Toward the Great Ocean – 5: From The Turn To The East To Greater Eurasia. Valdai Discussion Club. 2017. // http://valdaiclub.com/a/reports/toward-the-great-ocean-5-from-the-turn-to-the-east/

[20] Internal research by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 (IIASA). Laxenburg. 20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